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一个畸形社会背后的“英雄”:亚瑟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1-04 18:21

等待《小丑》的日子里,我把预告片反复看了几十遍。每看一次,我对它的期待就越迫切。当我第一次完整看完,我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亚瑟,然后对自己说一句“他在笑,但是他真的不快乐。”

这次一个人反复再看了两遍,然后在镜子前坐了很久,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流。“亚瑟,你真的辛苦了。”

如果按照鲁迅先生的标准: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那么无疑《小丑》确实是一部合格的悲剧。

人的一生,究竟什么才是有价值的,又能拥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小丑亚瑟的悲剧又是什么呢?

电影的开始,新闻播报声响伴在耳边。远远的就认出亚瑟的背影,坐在镜子前。周围有人,但与他无关。镜头慢慢拉近,亚瑟正在沾取颜料涂抹嘴唇,而那摆弄画笔的手透露了他的若有所思。嘴角由下,再迅速往上,那是故意挤出来的咧嘴式的笑。深色的颜料晕染在他的眼角,却有泪水在闪着光。泪与笑在矛盾中完美共存。

他就这样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在说:至少我的眼里,还有光。两根手指使劲拉扯嘴角,继续强颜欢笑。此刻新闻里传来民众“这个世界到底要沦为什么样子了?”的发问,这一定也是亚瑟内心最深处的疑问。

这种悲伤让我想起作家余华在著名小说《活着》中的主人公福贵,他一生七次面对至亲的死亡,也活得艰难,最后只是那头与福贵同名的老黄牛一直陪伴着主人公。命运的每一次刁难,福贵都平静乐观的面对,他真的从来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希望,但他也没有进行任何的反抗,他只是活着,能活着就活着。

《海上钢琴师》里的主角1900也让人悲伤。但1900与福贵不同,他生在船上,长在船上,一生不曾到过陆地。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一个人宁愿一直在海上也不愿上岸呢?即使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如此繁华的城市,即使他也真的好奇岸上的一些东西,即使他真的决定为了他心爱的女子在某一天上岸。

是害怕不能生存下去吗?他害怕这有型的城市里布满无形的荆棘。即使他弹得一手绝世钢琴,足够让他名利双收了。但他还是不知道在这繁华都市生活有何意义,所以也根本不去开始。但是亚瑟与他们都不同。亚瑟在经济大萧条的大城市里,努力做着小丑的工作,他是热爱生活的,即使也有很多艰难。后来他完全变成小丑也是因为在各种沉重的打击下,对命运进行了反抗。

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对于这句话,很多人都认为我们应该相信善有善报,相信只要敢与命运抗争就会有胜利。可是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一切都是谎言,上帝没有天平,甚至上帝根本就不存在。无论你做什么,命运都不会回报你,那你还要做英雄吗?你还相信英雄主义的存在吗?你犹豫了。我肯定。

脱口秀上,亚瑟翻开日记本,“让我的死亡比我的生命更有价值。”最后一次出现。他也真的做到了。

你知道为什么日记是一个人最大的隐私吗?因为那里记录的不是日常琐碎,那是生活乱七八糟的真相。就像亚瑟的日记。所以日记,是不可以随便给人看的。

谁都知道,亚瑟最开始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小丑却作为另一种人格侵入他的身体。亚瑟和小丑于躯体之中共存。即使一开始亚瑟人格依然处于领导地位,但随着一系列事情的发生,小丑人格慢慢全部解放,并战胜了亚瑟人格,成为了他的主宰。和小丑之前的电影一样,本片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丑的笑声,不是那种让人愉悦的笑声,反而让景德镇瓷器批发人听着极度恐怖。

可笑吧,笑,居然是一种病。笑,不是只是让人放松的一种轻盈的表情吗?多少次我们走在人生的关口,面对生活的刁难,家人朋友都会告诉我们,保持微笑,一切都会过去的。亚瑟的妈妈也是这么告诉他的,要做一个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人,要一直保持微笑。每当我听见亚瑟妈妈叫他“HAPPY”的时候,我都觉得那其实是一句咒语。所以亚瑟从不大声地哭,哪怕笑成了他的病,哪怕要吃七种药来治疗。

作家米兰昆德拉也曾在其著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指出轻与重的概念。认为“轻”是指没有负担,飞离大地,远离真实的生活;重是指负担沉重但生活充实,贴近大地。而压在亚瑟肩头有轻有重。

轻重选择的对立与两难,构成了人类的一个基本存在境况,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在这个哲学命题上找到印证,它与善恶无关。

在一个极限悖缪的时代,轻与重的界限是模糊不清的,甚至是不存在的,追求意义,选择承担,并不一定就能收到预期的沉重感,反而常常导致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但是,这轻松之中不也包含着生命的沉重吗?

其实最开始亚瑟有在积极配合治疗,要求提升药量,可是卫生局的社工根本听不见他“我只是不想再这样难过下去了。”言语背后的无奈与求助,眼神冷漠,语气冰冷,只是机械地走完流程;公交车上,亚瑟想逗小孩笑,被小孩母亲怒斥并制止,随后笑病发作,众人投来异样的眼光,亚瑟递给小孩母亲解释大笑原由的卡片,小孩母亲看完后只觉得他是神经病,其实那是亚瑟希望被理解的表达方式。

就是在每次当亚瑟想做一个正常人的时候,笑病都会发作。后来变成真正的小丑也不是一夜之间突然的结果,更不是亚瑟自己愿意的。而是各种被伤害被打击的难过与愤怒彻底释放出了小丑人格。每次笑病发作,亚瑟都有奋力压制,却根本控制不住,局面再也不受控制。

景德镇瓷器厂家

地铁上,一个女生被三个“业界精英”挑逗,女生向亚瑟投出意在求助的眼神。亚瑟轻声一笑,本不想多管闲事,笑病却发作,从而引起了三个“业界精英”的注意,被狠揍。最后亚瑟开枪,那是他第一次杀人。表演脱口秀时,他的笑病发作,被莫瑞在节目中嘲笑。后来接受节目邀请参加了莫瑞的节目,最后在现场杀了莫瑞。

再比如同事兰德尔讲侮辱性的笑话嘲笑侏儒同事盖瑞时;再比如亚瑟被带上警车后看到市民打砸抢烧时……

如果说小丑人格是从精神上压垮他,那生活的苦难则是从外部给他重创,二者完美配合,杀死了亚瑟人格。亚瑟没有亲情的温暖。

亚瑟本是个温柔的人,他把体贴和孝顺毫无保留的给了妈妈,可是却得知潘妮曾默许男友对是孤儿的自己家暴,自以为最爱他的人其实是伤他最深的人。

和托马斯·韦恩见面时,亚瑟本以为即将上演一出父子相认的温情戏,可是托马斯·韦恩当场打了他一拳。

亚瑟没有一个朋友,所有人都不待见他。在街头被一群小孩恶意挑衅欺负;老板在他被欺负之后不安慰反而因一块广告牌剥削他;同事兰德尔辜负他的信任出卖他,导致他被解雇。

从头到尾只是为了生存下去,他甚至不渴望生活有所不同,只是希望在属于自己的角落活下去。

法国思想家曾说过:“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用不着整个宇宙都拿起武器来才能摧毁它;一口气、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纵使宇宙毁灭了他,人却仍然要比致他于死命的东西更为高贵;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以及宇宙对他所具有的优势,而宇宙对此一无所知。”

无论世界对他洒下多少恶意,他都不会主动去伤害无辜的人,这也说明他并不是一个灭绝人性的杀人狂魔。

比如亚瑟丝毫没有伤害目睹杀兰德尔被杀全过程的侏儒同事,反而帮他打开门阀瓷器厂家让他安全离开;

亚瑟,是孤独的存在,却发着善良的光。这也是为什么小丑不能与生活中的罪犯作比较反而得到更多观众的肯定的原因之一。可讽刺的是,每天都有像亚瑟这样的普通人横死街头,人们根本不在乎。

电影里三个“业界精英”死了,媒体就大肆报道,一定要将凶手捉拿归案。其实你仔细观察,现实中何尝不是如此,如果是明星,富人,高材生死了就很快在网络掀起浪潮,但你很难看到新闻会报道普通人的死讯。难道普通人不会死吗?当然不是,只是没有人在乎普通人的生死罢了。

电影的结尾,亚瑟在被警察押解的车上,全城都是带着小丑面具的人在暴动。开车的警察质问亚瑟把一座好好的城市弄成这样是不是很开心?

生活中也会有这种人,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只会马上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责怪表面的肇事者,却根本不关心事情真正的原委和真正的凶手。

亚瑟从未煽动任何人跟他一起反抗,因为他本来就是孤独的。只是结果出人意料。和亚瑟一样的人竟然这么多,这真是罪恶蔓延的哥谭。表面繁华的城市背后一股恶臭味。

接着警车被两个戴面具的人驾驶的一辆卡车撞上,警察头破血流,戴面具的人开门将亚瑟抬出,亚瑟苏醒,开始起舞。用嘴里的血画出了最后的笑脸。

我相信,亚瑟永远不会死去,不管他有没有超能力。因为即使肉体会在灵魂脱离之后,慢慢腐烂直至完全消失。但是存在却是灵与肉的共生。

死亡,是灵与肉二者的完全消失。亚瑟,会消失吗?不会。他从一个社会底层的失败者,一步步成为了一群坏蛋的领袖,成为了哥谭犯罪之王。

他成了一种生命的意志存在在万人心里,他成了戴面具的人斗争命运斗争阶级的一团火,他成了一个畸形社会背后的“英雄”。


 

Copyright © 景德镇瓷神陶瓷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赣ICP备11004435号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