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野路子摄影师,花光积蓄,把300平破房子改成了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3-19 12:00

两个月前,他花光所有的积蓄,一个人折腾了两个月,把一栋20年房龄的老别墅改造成摄影工作室兼民宿。

今天,他一个人守着300㎡的别墅,每天想的都是成本和布置,从抽象到具象,一切变得真实。

“一个混迹江湖多年,但是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的野路子摄影师,没资源没人脉没背景没有钱,也不太会营销。”未羊这样描述自己。

普通的大学出身,摄影也是无师自通,让他始终佯称自己是个“野路子”。“2012年,我在报社实习,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佳能600D,到现在差不多也有6年的时间。”正是一切都从零开始,从最基础的器材开始,让他一直以来对摄影激情饱满。

从2015年到2017年,两年的时间里,未羊一直处于自由摄影师的状态,主要靠约拍维持生活。

到了2017年下半年,未羊一度陷入纠结,因为“写真摄影不是一个刚需,尽管现在搞得很热闹,现在微博或者其他App平台上,到处都是约拍的,但实际上它的市场容量就这么大,而现在摄影的门槛这么低,拍照的人特别多,如果指望摄影来维持生计、甚至赚钱的话,其实是很困难的。”

正是这样,未羊对摄影的喜欢一直游走在“放弃”边缘。在朋友圈,他经常会感慨到“不太想拍照了”。

今年元旦,“我们公司的一个项目出了点波折。”他意识到大半年的职场工作更多的是疲惫、麻木、厌倦,这些负面情绪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他。在纠结了一段时间后,他决定辞职着手准备个人工作室。

“摄影才是我真正喜欢的东西,也只有它才能激起我的热情。”这对他来说,又是一次自我求证的过程。

“你花光所有积蓄和能筹集到的钱,一个人折腾装修了俩月,发篇推文就算开业了?”来自未羊朋友的一句吐槽。

2018年5月30日,那一天未羊只在公众号上简单发布了一篇推文,工作室线下低调营业,好在线上热闹。

三个月前,未羊在一边工作一找房,经过了各种波折的状况,在3月底找到了这里。“房子本身是一栋近20年房龄的联排别墅,每月2万+的租金,接近300㎡的实用面积,临近深圳北站的地理位置,在深圳而言还算不错。”

“为了节省开支,我几乎搬了一个五金店回家,自学钻墙打孔,完成了整屋家具的安装。每天晚上构思如何把这么大的空间给填满,还不能太贵和太难看,熬夜逛淘宝、闲鱼,只要是有用的就疯狂采购。”

就这样,未羊一个人折腾了整整两个月,平均每天只睡5小时,一个集“摄影/场地/民宿”于一体的工作室——未羊STUDIO成形了。

之前一楼的入户车库被改造成了咖啡馆布局,玻璃前门加上吧台,走进来是工作厅和开放式厨房,映入眼帘的是落地窗,往后走就是花园。

这里的布景基本上尽可能地满足于摄影的需求,每一个房间的主题也会一直变化。未羊除了自己拍照,还把这里作为摄影场地来出租,而二、三楼的房间更在拍摄之余作为民宿短租。

对未羊来说,现在的工作室能够开起来,相当一部分原因是骑虎难下。“虽然我之前也做过实体,但刚开始做工作室的时候,完全低估了实体的一些复杂性与难度。”

但是,每当回头看看前期达到几十万的投入,未羊只能硬着头皮完成了民宿的装修,毕竟开弓哪有回头箭。如今民宿经营不到一个月,所幸预订已经排到七月份之后了,但未羊一直都在考虑取消民宿。

“这栋老别墅环境古朴优雅,其实很多地方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做到完美。这里依旧有很多小毛病,不好改造,在体验上没有快捷酒店那么好。

另外,本身处在一个很安静的小区,多人共享一整栋房,即使身在不同的房间,也会有一定的影响,私密性略差。”

其实开一间普通的工作室的成本,并没有那么高。之所以投入这么高做成民宿,“是为了增加一部分收入来补贴高昂的房租。而我之前经营自己的公众号三年多了,已经积聚了一些比较忠实的粉丝,不管我做什么他们都会给予支持,这使得我觉得可以尝试。”

相较于现在做摄影,之前上班要赚得多,可它总有一些乐趣是无法替代的。“我现在很清楚人生目标不是赚很多的钱,只要我想去做什么事情,可以稍微满足到就够了。就比如,即使我没办法说走就走的旅行,但我可以攒一段时间,最后去了就可以了。”

现在,未羊希望能够找到两、三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做这件小而美的事情,畅想一切有可能的火花。


 

Copyright © 景德镇瓷神陶瓷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赣ICP备11004435号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