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应对疫情,财政青年的见与思④:以史为鉴,关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4-06 10:44

2020年春节期间,财政部机关团委组织号召青年干部利用假期返乡开展调研,了解身边人、身边事,反映家乡生活和基层群众真实情况,深入思考提出意见建议。今年时逢新冠肺炎病毒肆虐,举国上下全力抗击疫情。不少青年干部围绕疫情防控开展调研思考,接地气、察民情,观察视角新颖,见解深刻独到,文风朴实清新,富有真情实感。这些财政青年的“见”与“思”,虽受限于调研条件等,有的不够全面准确、有的略欠成熟,但都饱含情系家国的殷切情怀,以及众志成城打赢疫情防控战和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信心与担当。现设专题陆续刊发部分调研作品,供参考。

乙亥末,庚子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笼罩荆楚大地,并随着春运大潮,蔓延全国。团委鼓励青年干部创新调研方式,遵守国家号召,不串门、不聚众,充分利用网络资源完成调研任务。

春节回乡期间,偶与朋友聊天,她提及由于世界卫生组织(WHO)1月30日召开会议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并提出国际贸易、人口流动等方面临时建议。市场普遍预期此次PHEIC警告,将对我国经济,尤其在进出口贸易、国际人口流动、国内经济增长等方面,形成负面效应,并存在一定程度的市场恐慌情绪。我想利用此次调研机会,以历史事件为鉴,用数据说话,思考PHEIC国际警告对疫情发生国会造成什么影响,又对我国经济产生哪些作用?

本文从以下三方面来试图回答上述问题:(一)以他山之石为镜,过去被WHO宣布PHEIC警告的疫情国经济发展历程,对估计本次PHEIC对我国经济影响会产生何种启发?(二)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03年非典疫情对17年后的今天预估疫情的经济影响的借鉴意义?(三)17年过去了,与2003年相比,我国经济在经历疫情防控战时要面临哪些新情况、新挑战?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是世卫对个别流行病或公共卫生危机爆发所发出的最高级别警报,在2003年的SARS疫情和甲型H5N1流感疫情发生后,WHO各成员意识到随着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人口流动范围不断扩大,速度急剧加快,公共卫生安全不再局限于国家或地区范围,已日益发展成为需要全球协作,共同防疫的事件。随之PHEIC在2005 年建立,当个别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会因为疾病传播,对其他国家构成公共健康风险;并且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合作才能解决时,WHO会确定PHEIC警报,并颁布一个临时建议,包括各国对人员、物品及交通工具应采取的卫生措施,协调全球人力物力,必要时给予疫情地区指导和帮助。

根据WHO发布的通告,梳理了2005年PHEIC制度设立以来,发生的重大疫情爆发的时间和地点。

由于阿富汗、巴基斯坦、几内亚、利比里亚、刚果等国家,经济发展阶段与中国差异较大,而寨卡病毒以蚊虫为传播媒介,不涉及人人间传播,与我国疫情状况差异较大,上述案例不是本文的考察重点。因此,我选取2009年流行于美国和墨西哥的H1N1疫情进行重点分析,关注WHO发布PHEIC警告对美国、墨西哥进出口贸易、跨境人口流动及经济增速的影响。

H1N1病毒最早在2009年1月在墨西哥爆发,导致墨西哥城被“实际关闭”,多国取消飞往墨西哥的航班,部分国家暂停与墨西哥的贸易。同年3月,疫情在墨西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爆发,并迅速蔓延,4月WHO首次对H1N1疫情发出PHEIC警告,6月再次提高警告级别。因此2009年3月至2009年6月是PHEIC事件的窗口观察期。

从图1可以看到,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2008年8月起,美国进出口同比增速持续下降,特别是出口总额及出口商品额增速在2009年4月份下降明显,但随后6月出现转折点,进出口明显好转,增速持续回升。图2也反映出,PHEIC事件对美国入境旅行收入有明显影响。比较美国出入境旅行收入,能明显观察到美国的入境收入在2008年至2009年上半年出现短暂下滑,到7月份后随即反弹。图3美国不变价GDP增速可看出,美国经济在2008年和2009年6月增速持续下降,7月达到拐点,随后便持续上升。

此外,我选取与中国同处于发展阶段的墨西哥作为观察对象。从图4可知,在PHEIC警告期(2009年3月到6月),墨西哥的进出口增速呈现总体下降,3月和5月短期回升的趋势,到7月后显著上升。与美国相同,图5反映出PHEIC对墨西哥的国际旅游收入存在显著负效应。国际旅游收入和入境旅游人数均在2009年4月PHEIC宣布后持续大幅下降,但随后从6月开始转而持续回升。

从对美国和墨西哥宏观数据解读看,PHEIC警告对疫情国的出口、国际旅游收入、经济增长等方面存在短期较显著的影响,导致同比增速显著降低,但是并不存在长期效应,PHEIC警告解除后,各国经济依托基本面迅速反弹。

以史为鉴,继续分析2003年SARS疫情中,WHO将中国大陆和香港列为受疫情影响地区后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第一阶段,2002年11月至2003年2月,SARS首先爆发在广东、香港两地。后随着春节人流迁移,逐渐蔓延全国。

第二阶段,2002年3-5月,SARS全面扩散,尤以广东、北京为代表。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出全球SARS疫情警告,4-5月份,国内疫情进入高发期。

第三阶段,2003年6月,SARS消退。2003年6月,世界卫视组织(WHO)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游禁令。

从图6可看出,从2003年3月WHO开始将广东省纳入疫区至6月将北京剔除疫区,对中国经济存在短期负影响,长期影响不显著。中国GDP增速、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增速均在2003年第二季度呈现小幅下降,但随后便平稳上升。更值得关注的是,本估计由于SARS飞沫传播特征而导致影响最大的批发零售行业,在2003年的第二季度、第三季度也保持高速上升态势。图7,全球疫情警告对我国的进出口影响有效,疫情期间我国进出口贸易增速小幅震荡,总体较平稳,甚至在03年4-5月疫情高发期,进口额、出口额及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速都稳中上升,呈现“小阳春”状态。

以史为鉴,从前两部分结果可知,PHEIC警告或国际疫情警告,对疫区经济增长、出口贸易、人口流动存在短期阶段性负效应,造成国家出口、国际旅游收入、经济增速等数据低于正常月份,但是随着疫情消散,世卫组织警告解除,经济会迅速反弹,不形成长期负效应,不会改变国家及全球的经济发展趋势和所处运行周期。

17年后,随着国内产业更新升级,加快融入全球价值链体系,各个行业间、地区间、国内外市场的价值网络体系日益密切和复杂。行业、地区发生外部冲击不仅直接影响自身生产建设,还会通过上下游行业链条、区域价值网络,形成外溢效应,间接化、隐蔽性影响全行业、全区域经济发展态势,经济越发呈现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征。

本部分,我分别从省份、行业及企业角度,分析与2003年相比,当前疫情对国内经济造成的新挑战、新情况。

从地区经济看,湖北是此次疫情的集中爆发地,省会武汉实行封城措施,十堰市张湾区、孝感市大悟县、云梦县、荆州市洪湖市等四个县区实施战时管制措施,有助于疫情有效控制,但管制导致的停工停产会给湖北经济带来打击。2019年湖北GDP总量排名中部6省第二,人均GDP第一,GDP总量占全国的比重为4.28%(无特别说明,中国经济宏观数据均来自国家统计局网站和WIND数据库)。此外,广东、河南、浙江、湖南是全国累计确认患者人数较多的省份,也均宣布采取延迟开工开学等多种措施,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上述4个省份GDP占全国26.65%,占比偏高。而按照GDP现价,2003年非典疫情防控重点地区北京和广东省的GDP占全国比重为15.17%。由此可见,此次新冠病毒对国家经济的波及作用可能更大,负面效应可能较为明显。

此外,从区域价值链角度,随着国家价值链的不断融合,区域生产链条加剧疫情对全国各地的影响。特别我国中部地区由于地理位置所限,经济内向型特征较明显,与国外市场的贸易关联度较低,对国内价值链的依赖性更大,且湖北经济处于中部地区领头羊梯队,对中部地区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显著。疫情造成的湖北经济困境,必然通过区域价值链进行传导,致使地区经济,特别是中部省份面临发展冲击。

从行业经济来看,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运输、酒店和传统零售贸易等涉及交互的服务业,许多娱乐服务公司、饭店餐饮行业、零售行业均已暂停服务。与2003年相比,当前第三产业在我国经济增加值占比已经大幅提升。按现价统计,03年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为42.02%,2019年该比重为53.92%。随着服务业占比的显著提升,其对整个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也明显加大,因此由于疫情防控而导致的服务业整体低迷增长将对我国经济产生更为显著的负面效应。

从产业链角度看,湖北省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迅速,并与北京、上海、深圳共同成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集聚区,并逐步要建设以芯片设计、制造、封装测试的集成电路产业全链条,对我国制造业升级,芯片制造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由于受疫情影响,集成电路企业暂停开工,直接影响湖北全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年度发展计划,也会通过上下游产业链,波及国内外EDA设备生产行业和涉及电子设备的各类制造业。

从企业层面看,2003年中国正享受加入世贸组织红利,经济处于上行周期,内生增长动力较强,货币信用政策均处于快速扩张阶段,而国内经济嵌入全球价值链的程度有限,面临外部冲击,如国际疫情封锁对国内经济的影响作用较小,国民经济更易于恢复。而17年后,对内而言,我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寻求新生发展动力,增速换挡的关键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对外而言,随着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体系,我国经济发展外向型特征明显,对国外市场环境、国际贸易畅通的依赖度明显增大。此次,PHEIC警告以及各国物流、人员流动封锁造成的对外贸易受阻,会对供给侧生产造成显著影响,最终导致沿海地区企业生产动力不足。特别是中小出口企业具有规模小,抵抗风险能力弱,对资金需求量较大、融资成本高,缺乏自主出口品牌,对产业链依赖性较大的特征,疫情警告导致的贸易出口困境可能会阻断中小企业正常生产、资金运作模式,导致其面临严峻的资金周转、销售等生存考验。

针对上述新挑战、新问题,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疫情发生以来,财政部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以主动担当、积极作为的精神全力支持做好疫情防控相关工作,陆续出台一系列财税金融支持政策措施,助力全国打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经济保卫战。

首先针对地区经济,特别疫情重点区域,财政部以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努力发挥职能作用,持续加强防疫经费保障力度,大力支持基层政府保基本民生、保工资、保运转,加快拨付一般性转移支付资金,着力保障基层“三保”资金需求。此外,特别聚焦湖北“订制”多项措施,建立对湖北省按周调度资金的工作机制,积极做好湖北疫情防控经费保障工作,确保其财政正常运行;针对行业经济运行,财政部深入分析疫情对经济运行和财政收支的影响,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规模,指导完成项目储备和前期准备工作,尽快形成有效投资,充分释放行业发展的巨大潜能和动能。针对企业复工复产问题,财政部出台多项阶段性、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措施,抵减疫情的负面影响。如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联合其他4部门共同发文对符合条件、流动性遇到暂时困难的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联合税务总局对符合条件的小规模纳税人减免增值税,暂停增收预缴增值税项目等安排。

总体而言,通过历史宏观数据分析可知,PHEIC警告对疫情区经济会造成短暂阶段性影响,疫情结束后,各国及地区经济将迅速反弹,PHEIC警告并不改变疫区经济基本面及长期走向,市场无需过分恐惧和担忧。虽然,近期国家经济面临着新情况、新挑战,但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财税金融支持政策的有效支撑下,我们定能实现PHEIC警告解除后经济的快速反弹,保持2020年经济平稳高效运行。


 

Copyright © 景德镇瓷神陶瓷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赣ICP备11004435号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