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陈斌开&聂辉华:聚焦产业转型升级中的“僵尸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26 21:23

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就是低生产率行业和企业的退出问题,即“僵尸企业”问题。我们看到,产业转型升级过程里会有大量的“僵尸企业”无法退出市场,其中不仅包括国有企业,也包括民营企业。“僵尸企业”占用了资源,造成“劣币驱逐良币”,进而阻碍了产业转型升级。那么,究竟为什么会存在“僵尸企业”?如何正确识别“僵尸企业”?又应如何治理“僵尸企业”?

以下文字由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陈斌开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聂辉华教授在6月17日的《新工业革命背景下的中国产业升级》学术研讨暨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新工业革命背景下的中国产业升级》一书分析了制造业产业转型升级的一般路径。一般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发展中国家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往往会从纺织、服装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慢慢向白色家电这样的轻工业,之后向钢铁、煤炭这样的重工业转型,之后会进一步向信息技术和高端制造这样的技术密集型行业转型。这也是我们近年来看到的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基本路径。中国目前正处于从重化工业向技术密集型行业转型的过程中,同时又刚好赶上本书中定义的新工业革命、人工智能、大数据的背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整体的产业转型升级的路径会怎样?这是这本书讨论的重点。

我们很荣幸参与了这本书的编写,并讨论了另外一个相对更微观的问题: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低生产率行业和企业退出的问题。对于全社会而言,生产率的提升有两种方式:一是高生产率、高技术的产业不断产生,份额不断上升;二是低生产率的产业需要不断退出。生产率的提高不仅来自高生产率企业的进入,也来自低生产率企业的退出。如何保障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顺利进行?我们在本书中主要讨论了低生产率企业退出的问题,也就是所谓的“僵尸企业”问题。

“僵尸企业”在学术上有不同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长期不盈利,资产负债率很高,但还能够不断借债存活的企业。因为这种企业会占用社会的资源,所以如果它们不退出的话,高生产率企业占用的资源就会更少,产业转型升级就会更慢。在标准的教科书里,其实“僵尸企业”不应该存在。因为长期不盈利的企业一定会被市场淘汰,所以这是表面上看挺奇怪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黄益平老师和聂辉华老师已经做了很多很好的研究。我们在这本书里也讨论了“僵尸企业”之所以存在,其背后的原因。我们在现实中可以看到,转型升级过程里会有大量的“僵尸企业”无法退出市场,而且这个现象也不只是发生在中国。比如,关于“僵尸企业”比较早的研究是在日本。

提到“僵尸企业”,在中国,大家可能最容易联想到的是国有企业。但是国有企业也是竞争性的主体,如果长期不盈利,它也可能会退出市场,特别是在国有企业改革以后。另一方面,日本出现了大量“僵尸企业”,它们也并不是国有企业。同时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中国很多“僵尸企业”其实是私有企业。怎么解释这个现象?在主流解释里,一般认为银行不断给“僵尸企业”贷款造成了这样的问题,但是如果企业长期不盈利,为什么银行会给这样的企业贷款?我们主要是从林毅夫教授倡导的新结构经济学视角提出了我们的解读。

我们认为“僵尸企业”之所以存在,主要是因为企业承担了政策性负担。首先,对于政策性负担,大家最直接的理解就是社会型负担。比如,企业要为政府稳定就业,甚至还要承担社会保障的责任。所以只要是企业承担了社会负担,经济一旦出现下行的时候,企业就没有办法解雇员工,工资福利降低不了,这种情况下,政府就必须要给予它补贴,因为如果不补贴,这些企业就没有办法承担这样的社会负担。因此,碰到经济下行的时候,这些企业退出市场就会显得很困难。最直接的是国有企业,因为它们对于保就业很重要,所以即使亏损,它们可能也没有办法退出市场。但是我们看到,社会性负担并不局限于国有企业,很多私有企业也承担了为本地维护就业和投资的功能,一旦私有企业承担社会负担以后,它同样容易成为“僵尸企业”。

在林毅夫教授的框架里定义的第二类政策性负担是战略性负担,对此我们也进行了研究。我们发现,不符合本地比较优势的企业,更容易成为“僵尸企业”。所以另一方面我们就要问:为什么不符合比较优势的企业会产生?这可能跟地方政府竞争、产业政策因素有关,我们在书中进行了分析。

第三种政策性负担,是不公平型竞争带来的政策性负担。我们和林毅夫老师、赵昌文老师曾经对钢铁行业“去产能”问题进行调研。在调研中,一个国有企业负责人跟我们说,他们特别希望有公平竞争的环境。其原因是,在钢铁行业里利润率比较低的时候,企业的环保成本是远远高于利润的。但是有些企业是不需要承担环保成本的,比如当时的典型是“地条钢”,这种情况下,部分企业把环保成本变成了自己的利润,环保投入大的企业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在行业中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阻碍了产业的转型升级。所以,近年来政府下大力气处置“地条钢”,努力形成公平的竞争环境。

总而言之,“僵尸企业”占用了资源,不仅会导致自己的产业效率低,还会影响同行业、同地区的其他企业,造成效率低下,“劣币驱逐良币”,会阻碍产业转型升级。但是治理“僵尸企业”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认为,从政策性负担入手,构建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和真正竞争性的市场主体,才是最主要的任务。

陈斌开教授讲的观点我基本都赞同,他和合作者提了很多分析的原因以及政策建议。下面我结合我自己的研究谈一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第一,处置“僵尸企业”现在是紧迫的问题。2018年年底,国家发改委等十一个部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僵尸企业”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的通知》。按道理讲,今年年底要完成“僵尸企业”的债务处置工作。2019年,发改委又发布了另外一个文件,要求处置好两个重点行业——钢铁和煤炭行业的“僵尸企业”的处置工作。现在来看,这个工作可能无法如期完成。接下来怎么办呢?很有可能这个事情不了了之,也有可能被拖延。但疫情不只是影响这两个政策,还影响到其他政策。所以我们在考虑政策性研究的时候,我们可能要考虑疫情对它的冲击以及导致的后续问题。

第二,陈斌开教授介绍和他合作者的文章时,提到两个识别“僵尸企业”的标准:第一是事前标准,看企业的信贷利率是不是低于正常的水平。第二是事后标准,我在给地方官员讲课的时候,我反复告诉他们,从理论上讲,事后的那种连续三年亏损的标准不适合作为学术研究的,为什么?其实主流的标准——CHK标准说得很清楚,如果我们以事后亏损来判断“僵尸企业”的话,那你就没有办法研究“僵尸企业”对所在行业或地区的影响,为什么?你都假定了它是亏损的,亏损的企业越多,所在的行业和地区当然经济效率越差,相当于你不能等一个人去了医院才说他可能是有病的,而应该在去医院之前通过体检(比如验血或者量体温)就能判断。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政策界,都不应该使用这种事后标准。

我们团队在2016年的时候发布了一个报告《中国僵尸企业研究报告——现状、原因与对策》,这个报告当时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我们在报告里一再强调对“僵尸企业”的识别应该采取事前标准,这样的研究才有政策含义,并且有学术价值。

第三,我们可能要高度关注中小民营企业的“僵尸企业”。陈斌开教授和他的合作者主要是讲国有企业。我想林毅夫老师的理论(国有企业承担了政策性负担,包括战略性负担)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国有企业成为“僵尸企业”,但可能未必适合解释为什么一些民营企业成为“僵尸企业”。实际上民营企业中有很多的“僵尸企业”。从绝对数量上讲,其实大部分“僵尸企业”都是民营企业,这类企业可能不是因为战略性负担或者政策性负担,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在融资约束的情况下,它们采取了互联互保的方式,因此一旦一家企业发生问题,就会产生传染效应,导致更多企业发生问题。

第四,目前国内大多数学术界都在研究“僵尸企业”的原因和影响,其实影响是不用研究的,肯定是导致资源错配。我们去很多地方调研,大家特别关心的是我们现在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减少“僵尸企业”或者处置“僵尸企业”。我觉得这方面的研究还是不够的,我们在地方调研的时候发现一些办法,现在学术界还没有做。比如国有资产租赁,我们去过一家“僵尸企业”,那家企业是钢铁企业,什么都不行,但是你要把它买下来又买不起,他们就把主要资产租给管理层,收比较少的地租,很快那家企业就起死回生了。我觉得这是不是个案不好说,但这是其中一个办法。另外还有国有资产的置换、破产重组,等等。当然陈斌开教授也谈到了国企混改,我觉得我们应该重视混改,因为它相对来说比较好研究。我们团队也做了研究,发现混改中的企业,相对来说,“僵尸企业”比例比较低。而且即便从处置“僵尸企业”,让“僵尸企业”从坏变成好这个角度来讲,混改企业也是效果比较明显的。

总而言之,我认为:第一,“僵尸企业”问题应该足够重视。第二,希望学术界对于这个问题多做调研。第三,学术界应该很好地总结分析处置“僵尸企业”的有效策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Copyright © 景德镇瓷神陶瓷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赣ICP备11004435号

搜索